O.O voldy A
                        f


                                          总觉得看到这头鹿的时候就勾起了我的回忆和梦境






它那漠然的脸还有身后的道路让我的心平静了- -
咳。我不是在装文艺。而是克制不住的犯贱
感觉有什么事情是发生过的,但自己却又要重复
从哪时起开始习惯的无论发送什么事情都故作镇定.努力讨好别人.做一个别人眼里没有存在感的好人.
那是因为我明白我可以拥有我自己的世界在这里面我可以完全不受到任何伤害。所以我他妈的就别犯贱了一旦开始了就很难控制住.

我需要了解的是

【我们可以把社会人群比喻为一堆火,明智的人在取暖的时候懂得与火保持一段距离,而不会像傻瓜那样太过靠近火堆;后者在灼伤自己以后,就一头扎进寒冷的孤独之中,大声地抱怨那灼人的火苗。】


顺其自然.